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 > 学生乐园 > 学生习作 >

金雅琴从“三姑六婆”到东京影后

作者:采集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发表时间:2019-04-15 10:47
浏览:

金雅琴从“三姑六婆”到东京影后

摄影/本报记者 王晓溪

金雅琴从“三姑六婆”到东京影后

金雅琴主演《我们俩》获东京电影节最佳女主角

◎郑捕头

与病魔抗争多日之后,91岁高龄的金雅琴老师走了。告别病痛的折磨,金老师在另一个世界又可以笑着聊天了。

2013年4月采写《我爱我家》幕后故事的时候,曾登门人艺宿舍拜访过金雅琴老师。

我提前五分钟上楼,敲门后牛响铃笑着把门打开。屋子不大,也就五六十平米,两室一厅,厅非常小。墙上挂着照片和字画,其中金老师年轻时候那张黑白照片非常醒目。除了照片就是字画,有写给金老师的,也有写给她的爱人牛星丽老师的。

金老师当时已经88岁高龄,右耳已经失聪,牛响铃让我挨着老太太坐,凑近她的左耳朵问话。看我们能顺利对话了,牛响铃说她还有事要出门,就不给妈妈当翻译了。

凑近金老师的左耳说话,我最开始还有些为难,但等聊起来我才发现,老太太虽然耳力不好但头脑清晰,特别是嘴皮子非常利索,说话声音非常大,说起过去的事情绘声绘色,还总不忘最后抖个包袱儿,几乎每段话都是以爽朗的笑声收尾。

金雅琴老师是黑龙江人,从小像很多东北人一样爱说爱笑。学生时代她就热爱表演,尤其喜欢演喜剧。有一次她连导带演《孔雀东南飞》,反串男主角焦仲卿,最后她做主把剧本改成了大团圆结局。

1952年,金雅琴所在的剧团与北京人艺合并。解放前她本来演过不少主角,但由于老人艺大演员太多,进院后她长期得不到担纲主角的机会。

她在剧院里演的第一个角色是媒婆,为此还找现实中的媒婆体验生活,吃住都在一起。她演绎的媒婆角色得到剧院认可,这一下就翻不了身了,后来所有戏中的三姑六婆都找她来演。对此,金雅琴内心有些不服气。

金雅琴进入人艺后排《龙须沟》,她和牛星丽扮演一对穷苦夫妻,不过属于群演。当时她和胡宗温住一个屋,胡宗温问她都快30了怎么还不结婚。她说自己有个旧观念,解放前总认为男人都不是好人,所以不爱理他们。胡宗温说不对,好人坏人不能拿性别分,要用阶级分,无产阶级都是好的,资产阶级才是坏的。胡宗温提出给她介绍对象,问她要什么条件。金老师说是党员就行,因为自己要求进步。

胡宗温就给金雅琴介绍了牛星丽,牛星丽是预备党员。当两人提出结婚申请的时候,剧院组织上不同意。组织对牛星丽说,金雅琴是从白区来的,社会关系复杂,你是预备党员,不能和她结婚。牛星丽依然坚持。组织问他,你是要党还是要媳妇儿?牛星丽说,要媳妇儿。于是,牛星丽的预备党员被撤销,两人登记结婚。

结婚后金雅琴发现,牛星丽不爱说话,喜欢安静,而她喜欢热闹,什么话都憋不住,连吃饭都吃不到一起去。尽管这样,金雅琴一想人家为我党员都没当成,我必须对他好,所以她一辈子都对牛星丽很好。

在《我爱我家》里,金雅琴扮演心直口快大大咧咧的居委会主任余大妈。

该剧导演英达的父亲英若诚与牛星丽关系很好,英达小时候总在金雅琴家玩儿,管她叫阿姨。当英达提出请她出演一个居委会主任时,金雅琴非常高兴,心想这次终于可以翻身演个正面人物。

这也是金雅琴第一次参演电视剧,当时耳力已经不太好,在场上表演的时候对方说话还能听见,但候场的时候听场上说话就不太真切。唯恐错过上场时间,她就让扮演圆圆的关凌在一旁帮她听着什么时候应该上场,到时候提醒她。

演着演着,金雅琴感觉自己的余大妈演得不好。她心想,“英达管我叫阿姨,他一定不好意思给我提意见,也不好意思换人,还不如我自己先撤呢。”于是她就跟组里说我不演了,然后就回家了。过了两天,英达穿着大花裤衩蹬着拖鞋赶到金雅琴家,一进门就问:“阿姨,谁得罪您了?”金雅琴说:“谁也没得罪我啊。”英达问那怎么不演了,她说“我演得不好我怕你不好意思换人。”英达说,“哎哟您演得多好啊,您快回来吧。”她这才回去接着演。

拍完《我爱我家》,金雅琴又出演英达导演的《闲人马大姐》。每次她都要求提前看剧本,戏不多也要提前做好准备,仔细看台词哪儿有包袱儿,需要什么样的节奏。“演员必须自己先下工夫,不能都等导演现场要求。”由于下了工夫,她到拍戏现场基本都是一条过。

由于老年人视力不太好,剧组专为金雅琴提供了字体超大的剧本。扮演马大姐的蔡明调侃她说,您那不是剧本,是红模子。

有一次演煤气中毒的戏,由于耳力不好,英达喊停后金雅琴还是双目紧闭,蔡明终于把她喊醒后说,“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您真中煤气了呢。”

金雅琴不爱吃《闲人马大姐》剧组的饭,就在家做好凉面带过去。有一天蔡明尝了尝说,咱俩换着吃吧。后来她就多带些凉面过去,放冰箱里大家一起吃。有一天金雅琴忙得没做凉面,蔡明见到她说,“金老师您今天真漂亮,带凉面了吗?”她说没有,蔡明马上改口说,“哎哟您今天真难看。”

英达也爱开玩笑,在《闲人马大姐》里还安排金雅琴的老伴儿牛星丽扮演她的公公,有一场戏还让她跪下给牛星丽磕头。

80岁的时候,金雅琴主演了马俪文导演的电影《我们俩》,并因此获得东京电影节最佳女主角。在找到她之前,马俪文已经找过70多个老太太,最后确定好由她来出演。

舞台戏和影视剧表演有很大区别,舞台上要求演员嗓音夸张,剧场里1000名观众都要听到演员的台词。金雅琴年轻时总是练声,所以到80多岁说话依然底气十足。拍戏的时候马俪文对她只提出一个要求:金老师您说台词小点儿声,再小点儿声,再小点儿。“到最后我的声音小到我这聋子耳朵刚能听见,哎哟,憋死我了。”

影片拍摄的时候金雅琴摔了一跤,头破血流。老伴儿说,你这么大岁数还接这么重的戏,自不量力。影片拍完又查出盲肠化脓,东京电影节没有去成。获奖后很多记者来家里采访,屋子很小,屋里屋外都是人。有一个记者问,得了大奖对您来说有什么变化吗?金雅琴说,“最大的变化就是你们都来了。”

88岁的金雅琴心里还是想演戏。有一次女儿牛响铃替她做主拒绝了一部电视剧的邀请,她得知后责怪女儿不跟她商量。女儿说,“我敢跟您商量吗?只要是拍戏上火箭您都敢去。”

接连几天,北京人艺走了三位老人家,韩善续、吴桂苓和金雅琴老师。我没有机会看到他们话剧舞台上的表演,我看过的影视剧中,他们出演的也多为小角色。但他们是我钟爱的那些作品中的一部分,他们并不比那些光彩夺目的大角色逊色。

新闻动态 | 学校通知 | 学生乐园 | 学校建设 | 各教研组 | 德育天空 | 计划总结 | 电脑学院 | 图片中心 |

本站一部份内容来自网络收集,若有侵权请告知,将立即删除!联系QQ:49093850

岚谷教育教学网 闽ICP备05019791号